牡丹江印象
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牡丹江印象

约金斯克教堂的钟声

时间:2017-10-13 11:19:00    点击率:

翻开中国铁路图,有一条绥芬河至满洲里,哈尔滨至大连的丁字形铁路,这就是一百多年前沙俄在中国领土上修建的中东铁路。在这条铁路东部中段,有一个叫横道河子的三等小站,那个时候在横道河子,常常是火车的汽笛与教堂的钟声相伴而鸣。

1903年,长鸣的汽笛,震醒东北沉寂的山林。沙俄强加于中国的中东铁路正式营运。这条横跨欧亚的大铁路,以哈尔滨为中心,分东线和西线展开,横道河子既是东线的接轨点,又是东部山区转向西部平原的门户。火车要经过横道河子西面的张广财岭,因坡道关系必须在横道河子设车站,建立机务段,所以,才有了横道河子这个三等小站。

小山村来了俄国人

横道河子原来只是一个小山村,这里的村民大都是满族的后裔,过着打猎、捕鱼,男耕女织的生活,享受着白山黑水给予他们的恩赐。

1897年,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延伸到中国东北腹地,居住在这里人们的平静生活被打破。虽着中东铁路开工,这里涌来了成千上万人的施工大军,当地人第一次看到了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。

紧随其后的是宗教、文化、商人、手工业者。到1907年,这个小镇已有2万多人。这里不仅有俄罗斯人铁路管理人员,德国、芬兰的商人,中国、朝鲜的苦力,还有骑着大马的铁路守卫队。横道河子由于地处高坡,一趟列车要加挂五六辆机车才能翻过高山大岭,俄罗斯人在这里建立扇形机车库,铁路专家楼,木刻楞教堂,俄式别墅、休闲花园、凉亭和俱乐部,他们白天在花园里散步休闲,喝酒、啃香肠,吃面包,晚上跳舞、听音乐,过着休闲的贵族生活。如今横道河子还保留一些俄罗斯住宅,是典型的俄罗斯田园建筑,有门斗、壁炉、地窖、面包房、酿酒室。住宅造型美观,冬暖夏凉,居住的面积也很大,可见俄罗斯人当时生活富足。

俄罗斯人信奉东正教,为了适应宗教活动的需要,1905年,他们在这里建起了约金斯克教堂,又叫圣母进堂教堂,当地人又叫他喇嘛台,是全国唯一的木制教堂,规模仅次于哈尔滨尼古拉大教堂。当时东正教的七大圣礼都在这里举行,教堂的钟声每隔一个时辰就会敲响一次。有很多俄罗斯人就出生在这里,哈尔滨最后一个侨俄妮娜.啊尔法茜耶夫娜就是在横道河子出生,并在约金斯克教堂做的洗礼,她是没有离开过中国的俄罗斯人。

“国际共管”

以及残暴的日寇

1918年,俄国十月革命胜利,沙俄残余势利勾结美、英、日等国家对中东铁路实行“国际共管”,一些贵族、地主、商人、流浪汉涌向了中东铁路。横道河子山清水秀,很多俄罗斯人也成帮结队到这里。无论是俄罗斯早期修铁路的移民,还是从苏联逃亡的流民,每个周末都在这里的教堂做礼拜,随着钟声响起,他们就从各家的木刻楞小木屋里鱼贯而出,走向教堂,那时候,山谷中常常飘荡唱诗班的歌声。

1921年,苏维埃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中东铁路进行了四次大罢工,迫使中东铁路管理局长霍尔瓦特辞职,结束了沙皇统治中东铁路的历史,由中苏共管中东铁路。管理权变更后,开始对横道河子的俄罗斯人进行国籍界定。当时的俄罗斯人有白俄和红俄两个派别——红俄是穷苦的工人、农民,他们拥护十月革命,愿意加入苏联藉,这些人随着中东铁路归还中国,大部分回到苏联;白俄是贵族、军官、地主等,害怕十月革命,不愿加入苏联藉,这些人后来大多数去了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芬兰等国。

1945年8月19日,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苏军第26军军长斯克沃尔佐夫中将在张广柴岭脚下的横道河子,在圣约金斯克教堂举行了举世瞩目的日军受降式,一度被称为“关东军之花”的日本关东军第五军团3万余名日军在这里向苏联红军投降,翻卷在东北14年的太阳旗,如破旧的抹布般坠落。

牡丹江铁路作家协会主席王时义讲了这样一件旧事:日本当年在横道河子驻扎一个守备队,队长叫细川云平,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,经常把中国人扔进狗圈,让狼狗把人撕碎,他在一旁观看取乐。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他喜欢吃人耳朵,口袋里经常装着人的耳朵,有时见人就现割着吃!冬天,逃跑的工人被抓回来,立即示众,先脱掉棉衣,捆在柱子上,往身上泼凉水,冻得半死后再抬进屋里,苏醒后还得跪在木板上,双手托着一块木板,板上放一把装满滚烫开水的水壶,壶嘴对着自己的胸口。细川常常坐在一边看着,还讥笑地说:“你的冷了吧?烤烤吧!”。夏天,则把抓回来的逃跑者的衣服扒光,先在日光下晒,鞭子抽,绑在林子里喂蚊子。守备队驻地后边有一口井和一个厕所,被杀死的人都扔在那里,如今还能找到白骨,这是日寇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。

细川不仅对中国工人惨无人道,就连汉奸、警察也不能幸免。1938年的一天,一个警察到警察署上班,错从守备队侧门通过,被细川发现,把他毒打一顿,还要捆起来喂狗。同年冬天,宁安特高课一个特务来横道河子调戏妇女,被女方告到守备队。细川命人把他捆来,那人用日语与细川讲理,细川不理睬,用钳子把他的牙都拔下来,割掉舌头和耳朵,剥光了他的衣服,冻死在雪地里。日本人在横道河子统制的14年里,把森林变成了荒山坟地。

擦肩而过的百年

1946年秋天,最后一批苏联红军撤离,民主联军开进了小镇。当时,小镇上的俄罗斯人大部分离去。到了1969年,横道河子只有几户俄罗斯人,被称为侨俄。

当地政府每个月给侨俄发薪水,大米、白面,副食补贴也比镇上的人高。这些听惯了火车的汽笛,习惯了异乡生活的俄罗斯人,不愿意离开这块养育他们的土地。有的俄罗斯人虽然离开了铁路工作,但靠养奶牛、养蜜蜂、打猎、种果树生活,很多俄罗斯人长眠在这块土地上。有一个叫杜捏子的俄罗斯人,性格外向,每天骑着马,拉手风琴,唱俄罗斯民歌,是横道河子最有名的俄罗斯人。他的传奇故事很多,有很多的版本。传说他酷爱打猎,他制作了一个哨子,声音特像鹿的叫声,在山里一吹,就会吸引来鹿群和别的一些动物。他每次出去打猎都有收获,归来时他会哼着俄罗斯小调,在小镇上转上一圈,像一个胜利归来勇士,周围的邻里只要有酒,就可以吃上他的野味。

中苏关系恶化阶段,横道河子的俄罗斯人不得不离开中国。据当地的老人回忆,杜捏子是最后一个离开横道河子的俄罗斯人。

一百多年过去了,教堂还是那座教堂,只是钟声已经沉寂,铁路还是那条铁路,只是火车速度变得越来越快。随着车务段、机务段、工务段的撤段,大批铁路工人奔赴新的岗位。

2007年6月,横道河子镇被建设部和国家文物局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小镇,走在狭长的俄罗斯风格老街上,不经意间已和历史擦肩而过,那浓郁的俄罗斯风情,恍惚穿越小镇的百年历史,听约金斯克教堂的晚钟回荡。

旅游政务 - 旅游攻略 - 设置首页 - 加入收藏 - 联系方式

mail:webmaster@mdjtravel.com 51.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